2012年7月12日 星期四

我的痛你知道嗎??

開始去協會的夏令營當志工媽媽,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能派上用場,但相信只要我們在,這些學生志工們應該會比較安心一點吧。

在營隊裡每個孩子的面向都不相同,就拿這兩天我協助最多的Z來說,見到他總是帶著一頂白色軟質安全帽,問志工姐姐他為何要這樣裝扮?她說因為孩子會不時打頭自殘,所以戴著帽子保護。

果真在見到他"醒著"的時候,總是"習慣性"?或者是"需要"?不時的往自己的頭或拍或打或搥,力道都不小,不然則是用著他那小小的頭往椅子下鑽去。這景象,任誰看了都為他心疼難受,但他沒有語言,說不出哪裡難受、哪裡不舒服,所以只好不停的用這個動作來表示自己的不習慣(新環境、離開媽媽)、討厭(遵從指令做事情、坐著上課),以及不停發出的嗯嗯聲。

第一天,他沒有做任何事,不吃一口飯,水喝的很少,總是坐在地板上,頭躲藏在椅子下。志工姐姐很擔心,但媽媽說Z在家裡飯吃的很多,學校老師則反應他不吃東西,這樣迥然不同的表現,讓人很懷疑該不該要求他吃飯?

第二天,我幫著志工姐姐在吃飯時間要求他吃一點食物,哪怕只是一口也好,當然也與他在鑽洞、打頭中比著堅持度,這一天花了三十分鐘,終於吃下一口食物。

第三天,午餐一樣很掙扎,這次進步了,只花了二十分鐘,但是情緒始終不好,打頭的情形一直持續,不知道他為何這樣激動的情況下,我做了一個舉動:他打一下頭,我就在那個位置幫他搓一搓、抓一抓,剛開始他被我這舉動嚇到,抬頭看了看我又繼續打頭。
接下來我索性把他的"安全帽"摘掉(懷疑他是因為戴著安全帽,打了不會痛,所以會一直持續這個動作),他來搶我們就把帽子藏起來(或許是不習慣沒戴帽子吧),然後大方又有些出力的幫他搓揉被他打的位置,一邊假裝自己是他說著:真討厭,為什麼要我做這些事;戴帽子很熱耶;頭好癢喔,抓 一抓;我今天很累了,很想休息;不要再煩我了.....。一邊和志工姐姐扶著他帶到睡午覺用的軟墊上,讓他側躺下,當然打頭的舉動一直持續著,而我也就一直持續的幫他搓頭按摩,慢慢的,他居然拉著我的左手掌貼在他的眼睛上,我的右手仍不停止動作,另一位姐姐則幫他輕輕撫摸背,大約過了20分鐘,他安穩的睡著了。

其實,即使是沒有口語無法表達的孩子,
也跟我們一般人一樣有相同的需求,
不只在物質、食物、生理需求上,
情感上的需求更加敏感,
只是能真正理解、了解他們的人並不多,
而他們也就被誤會是"沒有感覺""沒有想法"的一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