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1日 星期一

20120605《愛悅讀》老師你會不會回來--王政忠老師




如果他今天在任何一個方向成功過,你跟他說要不要試試看?方法不盡相同,但是成功的感受,卻是一種珍貴的遷移,他至少願意要不然我試試看。

他們從來沒有問過我是誰?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是個老師,他們就給了我他們應該要對待我的。也因此當我在面對我的學生的時候,我不需要去問他們是誰?我不需要知道他們來自什麼樣的家庭,我本來就應該這樣對待他們。

因為孩子是種子,命是風,種子隨風,他可能落在台灣每一片可能的土地上。土地從來不會挑選種子。陽光、空氣跟水也不會偏差的對待這些種子,我們老師就是陽光、空氣和水,我們應該要讓每一顆種子都開花,開什麼花不重要,我們的責任就是讓他們開花。

如果我們應該做的事是11乘以一萬次到退休還是1,但是如果我們願意比1還要多0.01,並且堅持,1.01的七次方就會變成二,如果你願意比你應該要做的事多0.01,你就會看到他改變的可能,不知道在多久以後,但是他會改變,這本書說的就是15年來我們多的0.01的堅持。

老師,你信仰什麼宗教?

對我來說,所謂的信仰,不就是ㄧ種精神?讓你願意為此無怨無悔的付出一切。
所謂信仰,不就是ㄧ種態度?讓你耐煩的面對生活中諸多挑戰,讓你定心的看待日子裡接踵而至的挫折。
所謂信仰,不就是ㄧ個念頭?讓你一次又一次用心將事情做對、做得更好,讓你願意一遍又一遍認真找出問題可能的答案。
所謂信仰,不就是一股力量?可以讓你堅持到深夜孤燈仍舊不嘆不息。
所謂信仰,不就是ㄧ個理由?可以讓你為之消瘦為之憔悴為之戮力以赴。
所謂信仰,不就是一種癡傻嗎?那麼我多少可以了解各位老師用心規劃、犧牲一切個人時間投入、爭取資源、在克難的教學境中,有增無減的熱誠付出所謂何來。